当前位置:伊喜广州婚礼策划公司-婚庆策划-广州婚庆资讯理想的刑具
理想的刑具
2022-12-07

作者:看客 摘自:微信公众号“网易看客”

躲在羽绒服里安逸了一冬的脂肪,一到春天就无处可藏。为了赎罪,姑娘小伙子一个猛子扎进健身房。然而,世界上过得最慢的,就是跑步机上的时间。你以为跑了一个世纪,其实才过了10分钟。

这时,一个幽灵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为什么我要受这种罪?这难道不是一种当代酷刑吗?”你是这样的跑步机

19世纪初,英国的犯罪率急剧上升,监狱里人满为患。如何改造顽固罪犯,让监狱头子们苦恼不堪。

1818年,英国工程师威廉·库比特发明了一种靠人力驱动的巨型装置,很快就被引入监狱劳改中。它的名字叫Treadmill,翻译过来就是跑步机。

监狱跑步机有点像加强版的水车,主体是一个超长滚轮,叶片变成了脚踏板,只要犯人们在上面蹬踏,就能源源不断地给磨坊提供动力。

1822年,伦敦监狱纪律改善组织出版了一本小册子,详细解说了监狱跑步机的使用方法:长长的滚筒可以容纳20来人同时工作。横杆扶手是神来之笔,既不是为了给犯人省力,也不是防止他们跌落,而是为了确保他们能始终踩在最费力的位置上。犯人们可以轮流休息。最右边的人下来时,全体人员向右移动一格,左边会有人补上。只要派一两名狱卒看管,就可以实现犯人们一整天的劳力输出。同时还能保证劳动量的公平,称得上是一台理想的刑具。

1838年,为了禁止犯人交头接耳,跑步机上还安装了隔板。试用了一段时间后,狱卒发现效果极佳。一天下来,犯人们的精力都被耗光了,不打架、不滋事,还为监狱实现了创收。截至1842年,英国的200所监狱中,超过一半都用上了跑步机。

1876年,跑步机“下凡”到民间,被农民用来搅拌黄油,上面的“囚犯”换成了狗等牲畜。

但对囚犯来说,跑步机无疑是个“恐怖引擎”。有人曾经估算过,每天在上面踩8个小时,运动量相当于爬上海拔4418米的惠特尼山,也就是约半个珠穆朗玛峰的高度。

更恐怖的折磨来自精神层面。纽约狱卒詹姆斯·哈迪认为:“永无止境的枯燥与重复,才是跑步机的最可怕之处。”

由于跑步机运作方式太过残忍,每年都会有过劳死甚至精神崩溃的犯人。于是,1898年,英国修改了监狱法案,宣告禁止使用跑步机。

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1913年,它重出江湖,被装上传送带之后,摇身一变成了都市男女的时尚单品。健身即中产

论找虐,人类是孜孜不倦的。就在跑步机漫长的蛰伏期间,有人一口气给全人类造了一座“刑场”。

万恶之源始于19世纪中期,一个名叫古斯塔夫·詹德的瑞典医生提出:“循序渐进的抗阻练习有助于促进身体健康。”这样的想法,在流行清肠、禁食和放血疗法的19世纪无疑极具前瞻性。

很快,詹德就炮制出27台健身器械,并在政府的资助下建立了第一家研究所。位于斯德哥尔摩的詹德研究所,是世界上第一家健身房。但别误会,这套机器并不是给你增肌的——用现在的眼光看,它更像是一套保健神器。大至脊椎畸形,小至便秘、失眠,身体的每个部位都能找到对应的那款。登山机、椭圆机、划船器……几乎所有现代健身房中使用的器械,都能在这里找到原型。

1876年,詹德带着他的古怪器材冲出欧洲,走向美国。第一次在费城亮相时,这批十分蒸汽朋克的機械玩意令不少国际友人惊艳。

当时正值工业革命的鼎盛时期,一大批“去办公室坐班”的职场白领徐徐崛起。针对这些新兴白领阶层,詹德指出:无论是久坐不动造成的身体损伤,还是封闭式办公带来的烦躁焦虑,用我的器材,保准你像开了精神氮泵一样。

这无疑戳中了办公室人士的痛点。再加上设备稀缺,价格高昂,只有上层精英才享用得起。于是,穿西装、打领带的绅士和身穿长裙、脚踩高跟鞋的淑女,便成了健身房的第一批常客。此后,“运动”与“劳动”作为两个概念被人们区分开来,“健身即中产”的生活理念被安排得明明白白。

1895年,《纽约时报》的记者前往詹德研究所纽约分店参观。虽然不办卡、不卖课,但这家健身房处处暴露着阴冷的工业感。上百台健身器械排列得井然有序,齿轮、杠杆、铰链的冷硬线条,让人不禁联想起刑具的恐怖。

但即便如此,人们对于强身健体的热情依然不减:像厨师捏肉丸子一样,詹德博士重塑了我们。毕竟,我们不是来讨舒服的。我们躺在机器上缓缓受捶,肚子、小臂、大腿,无一幸免。“花钱买罪受”时代

1906年,詹德的健身器械拓展到全球146个国家。随后健身房开始全面覆盖,一个崭新的“宗教”——“健身教”冉冉升起。

从20世纪30年代起,健身房不再是上流人士的专利,普罗大众也开始“花钱买罪受”。而健身的目的也在悄然变化。一手创立女性健身产业链的露西尔·罗贝斯特在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说道:“中产阶级只想要看起来漂亮。我们尝试过健康课程,可他们只想穿进紧身牛仔裤里。”

正所谓“一入健身深似海”,健身器械一茬茬地换,不管多唬人,潮款、爆款总是要试一试的。1928年,普拉提;1936年,仓鼠轮;1950年,“空中单车”练腿法开始流行。大家三五成群,一起与脂肪作战。光锻炼还不够,不少人甚至放下诱人的美食,踏上了减肥的不归路。女士们沉迷于减脂塑形,男士们则朝着一身腱子肉的目标前进。在这样的氛围中,一大批以施瓦辛格为代表的肌肉男诞生了。就这样,人们对于美好身材的渴望,一直轰轰烈烈持续到70年代——在这个当口,曾经血虐众生的跑步机,突然回归。

1968年,肯尼斯·库珀博士提出“有氧健身运动”论,“每天8分钟,一周5次以上的慢跑”开始成为一种绝佳的健身方式。不久后,第一台现代意义上的电动跑步机诞生了,它不仅成了健身房中的绝对C位,更进入家家户户的客厅,成为新一代的晾衣神器。

无数个歇班的傍晚,健身小白们拐进街角的健身房,绕过龙门架,直奔跑步机。在内啡肽带来的愉悦中,一度忘了那个古老的预言:“这是一台理想的刑具。”只是如今,它规训的是贪吃和懒惰。而你肆意生长的赘肉,就是铁一样的罪证。

(非流摘自微信公众号“网易看客”)

各种精美短文、往刊读者文摘、故事会、意林等……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,
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